去年赚133%的90后基金经理郑澄然:在成长性行业赚周期的钱

基金人物

  90后基金经理郑澄然的投资秘籍:在成长性行业赚周期的钱

  上海证券报

  2020年已然落幕,年度业绩领跑的公募基金经理,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。

  银河证券统计显示,截至2020年12月31日,广发高端制造A、广发鑫享的年度回报分别为133.83%、109.30%。其中,广发高端制造由孙迪和郑澄然共同管理,广发鑫享混合由刘格菘和郑澄然联合管理。

  资料显示,基金经理郑澄然是北京大学金融学硕士,2015年,他毕业后即进入广发基金研究发展部,覆盖的行业是电力设备与新能源。凭借着扎实的研究基本功,他在2020年提拔为基金经理。一位熟悉郑澄然的业内人士评价称,郑澄然比较聪明,善于抓主要矛盾,在投资方面具有一定的天分。

去年赚133%的90后基金经理郑澄然:在成长性行业赚周期的钱

 

  刘格菘团队核心成员

  2020年初,经过多轮选拔,郑澄然从研究员成为一名基金经理,正式加入广发基金成长投资部;而这个部门的负责人,就是2019年获得全市场冠军的基金经理刘格菘。

  郑澄然说,刘格菘对他的帮助很大,平时交流也很多。“大到把握行业的方向,小到对单个公司的研究细节、风险提示都有非常悉心的指导。市场低迷时,格菘总鼓励我们不要灰心,要耐心寻找机会;阶段性业绩表现比较好时,他也会提醒我们要低调、谦虚。”

  2019年底,在独揽冠亚季军后,刘格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供需格局”是投资框架的核心关键词。供需格局稳定、增长比较稳定的行业属于核心资产;供需格局变化大、需求快速扩张的行业,属于效率资产。在市场的不同阶段,这套框架选出的资产会有变化。

  在对郑澄然的专访中,他提到最多的也正是“供需框架”。

  如同田径运动中的赛跑一样,看似简单,运用起来最难。在经济学原理中,最基础、最简单的分析也就是供需关系模型,但如何利用好这一模型进行投资实践,则并不如想象中那样简单。

  “我是看制造业出身,基础研究框架是经典的供需框架,从供需入手找拐点机会。”郑澄然对笔者表示,其投资思路是“从中观行业维度出发,找供需有变化、有拐点的行业,结合估值情况进行配置”。

  对此,刘格菘在2020年12月4日举办的广发基金权益直播中,对郑澄然的风格做了点评。“澄然是从供需入手把握产业趋势,在此背景下分享龙头公司或龙二公司的成长红利。”由刘格菘执掌的成长投资部,理念是用价值投资的方法投成长,不参与主题炒作。

  这一理念对郑澄然的影响也很大。郑澄然对自己的定位是“在成长性行业赚周期的钱”,即:在龙头公司市场占有率大幅提升的拐点前瞻性买入,在供需向下阶段结合市场估值卖出。对于这类周期成长品种,他不会长期持有,主要是挣周期成长最快的那一段。

  郑澄然分析,对于投资而言,需求端比较容易形成一致预期。比如,关于新能源汽车,只要看看路上跑的车、听听广播等就能知道它现在需求很好;再比如,年初与疫情相关的在线办公等,也是如此。

  相对而言,供给端的研究比较考验水平。在他看来,供给端研究包括企业的竞争力、产业上下游、行业发展趋势等,需要长时间研究和跟踪,积累行业信息,也要有行业、产业上的各类资源等,定期回顾,总结行业规律。

  “需求端有预期假设,只有对供给端有长期跟踪和深刻的理解,才能判断成长性行业的周期位置,进而判断供需拐点的出现。”郑澄然表示。

  深度研究论证详尽

  “胜率特别重要,判断错一次,对收益影响很大。”郑澄然说,在成长性行业赚周期的钱非常依赖胜率。周期力量大,效率也很高,而胜率则依赖于供给端的积累。

  回顾2020年的操作,郑澄然先后协助投资团队抓住新能源车、光伏、化工等机会,而且几乎是在低点时进入,在高点时抛出。

  郑澄然介绍,疫情期间,他在光伏行业调研时了解到,受疫情影响,行业中的很多中小公司受到冲击,有些小企业甚至是直接倒闭。顺着这个线索,郑澄然对光伏的供给出清情况进行深入研究,并抓住了那一波机会。

  尽管郑澄然谦虚地表示,抓住机会主要是运气好,但笔者复盘他发现机会的逻辑和深入实证的过程后发现,“好运气”只是深度研究基础上的加分项,背后还是得益于他深度的产业研究功底。

  郑澄然说,光伏适合经典的供需分析框架。与传统行业一样,光伏的需求曲线是价格下跌,需求就会起来。只不过,光伏的需求变化稍微滞后于价格的变化,滞后时间大约是一两个季度。

  2018年下半年,由于政策因素,光伏的供给迅速出清。今年受疫情因素影响,市场再次进行了一轮出清。

  基于对产业周期规律的了解,郑澄然得知这个消息后,立即和同事们做了大量草根调研、访谈、摸底,发现供给端收缩幅度确实非常大。由此,郑澄然通过供需分析判断,经过市场出清后,至少硅片的价格将会企稳,甚至会向上走。

  这与市场的一致认知存在明显的预期差,因此郑澄然觉得该时点布局光伏的胜率比较大,于是建议投资部门布局。结果就像我们所看到的那样,光伏在6月强势上涨。

  简明选股藏高招

  在高胜率和靓丽的业绩面前,一些熟悉郑澄然的基金经理评价称,郑澄然非常聪明,善于抓主要矛盾,在投资方面有一定的天赋。

  郑澄然出生于1991年,江西上饶人,喜欢踢足球。求学阶段,他是一个学习效率很高的学生,高考时顺利考上北京大学微电子专业,并同时获得经济学的双学士,其后又免试成为北京大学金融专业的研究生。

  对于投资,郑澄然的言语间显示出了超出年龄的理性:“就把它当作是考试、认真学习行业新知识,掌握行业的规律,抓住主要矛盾。”

  郑澄然谦虚地表示,自己做投资的时间比较短,需要时间积累和沉淀,距离完备的投资体系还有一段距离,需要在实战中不断积累经验,不断进行迭代和进化。

  在行业选择上,郑澄然认为,一定要找行业空间足够大的行业。比如说新能源汽车,虽然他并不相信燃油车会立马被全部替换,但是在卡位上,新能源汽车有着足够大的成长空间,未来会出现大市值公司的机会。

  谈到选股,郑澄然说,自己属于自下而上的风格。“一般而言,我配置比较重的是选择竞争力强、质地优良的公司。”郑澄然分析称,代表企业基本面的指标,比如ROE、现金流等,体现着商业的本质,属于必要条件。然后再看竞争格局,企业自身的竞争力需要足够清晰。

  “还有一种标的,属于可遇而不可求的。”郑澄然补充,虽然企业在市场表现中属于龙三、龙四之列,但公司基本面出现变化之后则有望成为龙一,如果能抓住,就是大牛股。这需要非常深入地研究,要对产业趋势格局的变迁非常清晰,一般很难遇到。

  性格天生比较保守

  在绩优的业绩面前,或许有投资者会认为郑澄然是个激进的成长风格选手。

  不过,郑澄然给自己的评价却是:“我还是偏保守的理性投资者。”

  郑澄然告诉笔者,复盘过去五年的市场表现,他很有感触,特别是制造业的周期波动,促使他去总结一些行业规律,通过反思行业的波动,让自己更好地把握周期的规律,这也直接促成了他当前的投资思路。

  “在从事行业研究员的5年时间,我主要研究的是制造业,重点覆盖光伏、电动车等行业,这些行业的周期波动比较大,经常会出现大起大落的现象。”郑澄然说,这也让他埋下了“天生比较保守”的种子。

  “我的性格确实偏保守,当股票涨到一定位置,我觉得胜率不高时,就会选择兑现。”郑澄然告诉笔者,虽然他也相信新能源汽车、光伏等行业长期空间广阔,但他认识到,这个实现的过程会比较曲折,因此,但短期股价在一定程度上透支未来的空间时,他会选择先兑现。

  郑澄然进一步介绍,基于对制造业研究的供需框架分析,制造业的周期波动大,即便是超级成长的行业,在资本涌进来的时候也会出现供过于求的情形。在此过程中,即便是龙头企业最终能够在竞争中拼杀出来、穿越周期,但也会阶段性面临盈利下行的过程。

  “当市场预期跟基本面发生极度背离时,我大概率会选择减持。”郑澄然介绍,资金的投入有时间成本,不同于一级市场的看风口和卡位,二级市场需要注重胜率。所以,当估值水平大幅超出基本面表现时,他对市场预期会相对谨慎。

  投资高效秘诀

  郑澄然的工作效率,也给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他告诉笔者,提高工作效率的办法只有一个,那就是抓住核心矛盾,在做一件事情之前,他会先思考如何去做好这件事情。例如,在调研上市公司过程中,郑澄然提问时,问的就是与公司基本面相关或者产业相关的核心问题。

  “我的目标导向和结果导向比较清晰。比如,我的业绩要怎么做,板块跟踪要研究哪些问题,找哪些人聊,要看哪些东西,才能达到这样的结果,明确了这些方向后,我会主动找专门的产业链上下游专家、资深的研究员去聊,主动去做这些事情。”郑澄然说。

  郑澄然也给笔者举了自己在研究和投资方面的例子。例如,在建议投资团队布局军工、化工之前,他也是沿着最基础的供需分析框架,把握核心要素。例如,通过产业链调研了解到产业订单很饱满,基本面发生了较大的变化。

  当前,郑澄然仍在奋力拓展自己的能力圈,在其所擅长的制造业之外,他开始将能力圈拓展至消费类、化工建筑建材等偏周期的行业,通过不断学习来进阶,丰富自己的研究框架和体系,完善投资逻辑。

  据悉,基于郑澄然和孙迪在广发高端制造股票基金的良好配合,这对新生代“CP”将再次牵手。自2021年1月4日起,由两人共同拟任基金经理的广发兴诚混合型基金(C类:011130)将在支付宝等线上平台发行,投资者可打开支付宝搜索“新发”在线上认购。

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! 去年赚133%的90后基金经理郑澄然:在成长性行业赚周期的钱

责任编辑:常福强